柳斌特别顾问在珠算入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座谈会上的讲话

信息来源:中国珠算心算协会 发布时间:2014-03-24 00:00:00
【字体:

   

  

 

2014年1月14日中国珠算心算协会

  珠算申遗成功是一件大事情,也是一件好事情,它为珠算珠心算事业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契机。刚才顾秀莲主任讲得好:申遗成功不是我们工作的终结,相反,申遗成功是我们工作的一个新开始。

  现在,珠算珠心算在十三亿人口的中国还在发展中,我们在座的各位也都非常关心,而且每一次讨论都要向珠算珠心算协会提出一些可行的、很具体的意见和建议。

  大家这么关注。那么,珠算真的是个好东西吗?我认为可以肯定地说是个好东西。我记得小时候,无论到哪里,买东西也好,要算个什么数也好,连平常百姓都是拿出一个小算盘拨拉着。算盘实际上是中国人民很普及的一种计算器。应该说20世纪50年代小学里面开设珠算课是很普遍的。有一部分地区到上世纪90年代还有珠算课程。我还记得文化大革命以后,中央教科所设有三算研究办公室,提倡三算,专门研究三算结合的教学问题。三算就是将珠算、笔算和心算三者结合起来进行的教学实验。

  珠算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应该是在近二十年左右逐渐凸显出来的。出现这个问题的原因在什么地方呢?一方面,是现代数学体系不断发展壮大造成的。现代数学体系不仅仅是在数学领域一家独大,而且这个体系已经渗透到其它科学的各个方面,如物理、化学、天文、地理,大到宇宙、航空、航天,小到基本粒子、基因工程等各个方面。所以现代数学体系的强大,以及它广泛的适用性挤压了珠算、珠心算的生存空间,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就是我们国家的课程设置,在很大程度上依附于高考,高考考什么,学生们就学什么,不考的学科学生们就不学。高考制度成了课程设置的指挥棒。 从内因来说,我们的珠算珠心算发展到一个很高的层次了,但如何进一步发展?从一个高度上升到更高层次,如何切入现代数学体系?如何适应种种高端、复杂运算的需要?要从自身方面加强研究,依据自身内内在规律,如何取得进一步发展?

  对于珠心算,很多人一开始接触是很惊喜的,甚至有十分奇异的感觉。一看到3、4岁或4、5岁的孩子算得那么快,有些人马上拿起计算器和小孩子去比,结果很惭愧,拿计算器的比不过小孩子的心算。所以,千万不要低估了古代文明----那是一种高度发展的智慧。这种智慧达到了那个时代的顶峰。这个时代虽然过去了,但它的高度有时仍是很难企及的。

  昨天我在常务理事扩大会上讲过,庄子说“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十二个字,它讲的是个什么道理呢?它讲的是“有限”与“无限”的关系,这是个哲学问题。它给我们最大的启示是:“一尺之棰”是有限的,而“万世不竭”是无限的;而这“万世不竭”的无限恰恰是寓于“一尺之棰”的有限之中;两千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就掌握了这样深奥的哲学真理。珠算也是这样,一个小小算盘,算珠是有限的,但它却可以算尽世间无限多的数。我们国家高度智慧发展的东西除了指南针、火药、造纸术、印刷术这四大发明以外,现在人们称珠算是中国人民的第五大发明。所以我们要继续开发这些东西,用这些智慧来开发今天少年儿童的头脑,使他们掌握我们中华民族经过许多年积累下来的各种智慧。其实这就是素质教育。素质教育的宗旨就是要提高每个人的素质,提高每一个人的智慧,提高每一个人的品格。

  但是我们现在计算机这么普及,有利也有弊啊!尤其对于小孩子的成长来讲,计算机用多了,连简单的数都不会计算,要依靠计算器,这就会使得人们的思维能力逐渐弱化,潜藏着很大的危险啊!珠算珠心算可不是这样,珠心算所加强的恰恰是孩子们脑中的算盘,你报个数他脑子里都在跳,眼睛在动,他的手指头在动,它有一个活跃的思维过程。珠算珠心算是把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紧密地结合起来了。如果你用计算器,按几下结果就出来了,但是那被删减的恰恰是儿童少年的思维过程,失去的恰恰是对儿童少年思维能力的培养和锻炼。

  我相信珠心算能提高孩子们的思维品质,开发孩子们的智慧。经迟海滨部长的支持并申请经费,中央教科所承担了关于珠心算教育的一项研究任务,从2004年开始到2008年结束,做了5年的研究,对珠心算教育教学的每个实验点实验班都有很详尽的记录,这个研究报告已经结题,说明珠算珠心算的优点是非常突出的,是科学的,是智慧的,是有效的,是有用的。而且在小学阶段甚至是在幼儿园阶段它能够调动孩子们的积极思维,有着非常好的效果。

  一个这么好的东西,我们不应该把他丢掉。珠算是我们祖国非常可贵的文化遗产,应该把它永远传承、发展下去。但目前我们看到珠心算还有一些局限,这个局限就是现代数学体系已经占领了数学教育的领域,珠心算体系如何能够找到与现代数学体系融合的方法或者切入的方法,在这两个不同的运算体系之间能不能找到交会点?在这些方面,我们需要深入探讨和研究。

  大家反映教育部门不支持,在义务教育阶段不能开设珠算课。那是不是我们的空间一点都没有了呢?我看不是。珠算珠心算即使不在义务教育阶段开设正式的全国统一的课程,仍然有存在的空间。如果今后我们努努力,这个空间还会是广阔的。我们知道,现在义务教育的课程是由国家课程、地方课程、校本课程三大板块构成的。校本课程由学校决定,地方课程由地方教育部门决定,只有国家课程是全国统一的。在这种情况下,你只要把地方教育部门工作做通了,珠心算就可以进入地方课程,把学校校长的工作做通了,珠心算就可以进入校本课程。全国有几百个地市,几千个县市,几十万所中小学和幼儿园,那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很大的世界啊!

  还有一些特殊专业是原来政策上作过许可的,这个我跟迟部长早期沟通过,也得到当时教育行政部门的认可,中专、财会学校可以开设专门珠算课程。职业高中里的财会专业也可以开设珠算课程,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和路子。此外还可以在各个地方各个学校发展珠心算课外兴趣小组。

  最后才是在条件成熟时逐步进入国家课程。所以在进入国家课程之外,还有很多方法,珠算珠心算还是可以广泛开展的。只要我们努力,珠算和珠心算的发展是有拓展余地的。如果拓展得好,一定会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

  我建议大力加强珠算珠心算工作的国家研究。将有关人员联合起来可以组成一个高端研究机构,探索珠心算的最高境界。要深入研究,包括工具,是不是也能升级换代,你看手机升级换代那么快,算盘能否也研究升级换代,要有人去研究。有新的成果出来,我看我们的事业就能更好地发展下去。申遗成功应当是中国算学新长征的重新开始。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